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因为热爱,所以快乐

发布部门: 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部门党委 离退休工作处      发布时间:2016-11-18

2013年11月20日,我如约和杨老师见面。见面会上,京剧队原任队长杨一兵老师告诉我11月24日下午2点在离退休工作处办公楼六楼多功能厅,有云南大学、云南民族大学、昆明医科大学、昆明理工大学四大高校京剧爱好者们的联欢演唱,叮嘱我一定要去。

那日去时,看到的却与想象中的有些不同。没有张灯结彩,没有音响灯光,没有高朋满座,而多功能厅也不是想象中的阶梯教室,而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大教室,沿墙四周有序排放着蓝色的小圆桌圆椅。先到的老师忙着排放桌子,分配零食,我一边帮忙擦桌子,一边等。人差不多来齐了,乐师开始调音,老师们坐着喝水、聊天、织毛衣,大家显然是将京剧队当作了自己的家。可是,我还是没等到我想等的东西。

“哪个先唱?”乐师问。“客人先唱,先来的先唱。”老师们相互推让着。终于,一位外校的男老师走到两排桌前的小块空地上,与乐师商量了一下曲目便开唱了。开唱了,却没有换衣化装,只着一身便衣,往那一站就唱了。后来才知道,常见的身着戏装描眉画脸演唱的,叫彩唱;像他们这样的是清唱。参加重大活动时,他们也会出钱化装,租借戏服,隆重登场,平日里就都是清唱。

京胡和月琴响起,时光都安静了。人被带入一个远离此地的世界,隐约间,那射进屋内的阳光似乎也有了几分悠远的味道。正在唱戏的老先生,浑身上下充满力量,与之前那位坐着慵懒喝茶、昏昏欲睡的老头判若两人,那身段手势,那响亮的嗓音,韵味十足。在座的其他老师半闭着眼,低声和着,仿佛回到了那久远久远的故事里。我不懂京剧,听不懂唱的是什么,但坐在那里,双脚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打起了节拍。

有时唱声戛然而止,琴声继续,回过神来看乐师演奏,也是一种极佳的享受。不管是张国庆老师的二胡,还是京胡、月琴,总给人一种身临黄河、豪情万丈之感。就算是悲戚之音,也悲得深沉而有力量,声声扣人心弦。拉胡琴时,予人迎风而立、发丝飞扬之感。乐师们每次来的时候,除了自己的乐器还要背厚厚的乐谱。那乐谱里好像什么唱段都有,几乎没有听他们说过“换个曲儿,这段我没有谱”。一位老先生的乐谱都是自己一笔一笔写成的,两本硬壳笔记本,都是清秀的钢笔字,连五线谱都是自己画的,看到时有种莫名的感动。

老师们轮流唱着,杨一兵老师在一旁低声给我讲这些唱段的故事。知道由来再去听时,这曲儿就别有一番风味。我看着老师们依次放下手中的茶杯、毛衣,往那方寸之地一站,开嗓一唱,表情随着曲儿或喜或怒,总会想到少林寺平日里扫地的和尚一朝神功大现,惊煞旁人的剧情。若是平日在街上见到,怎料到他们会有这样一副好嗓子。

京剧队成立于1996年5月2日,20年来每周在校内坚持一个下午的练唱,每月最后一个星期日下午坚持由云大、民大、昆工、昆医轮流主持京剧联欢演唱。他们是真喜欢京剧,所以看重的是一群京剧爱好者聚在一起的机会,一间宽敞明亮的屋子,一些必备的乐器就足够了,对他们而言一个下午其实还太短。这种朴素的爱好,这种融于生活融于生命的爱好,让他们的生命也熠熠生辉。队里不少老师,因受样板戏影响喜欢上京剧,退休后加入京剧队才开始学习。宋锐芬老师每天关上窗户跟着电视、CD学;张国群、梅林老师上老年大学,请专门的老师辅导,都下了不少功夫,如今老师们都唱得很好。张国群老师刚从地中海旅游回来,有些忘词,队友开玩笑说“把词也忘在地中海了”,说罢又带着她唱一小段。老师们在队里不紧张也不会拘束,唱错了乐师队友会帮忙指出来,虚心听着,平时多练习,下次注意就好。

愈是了解京剧,就愈会被它吸引,折服于它博大精深的魅力,感念于心,神圣的情怀便会由衷而发。京剧给了老师们动力与热情,让他们毫不吝惜与他人分享其中的快乐,不辞辛苦,为之奋斗。这就是我们热爱的东西赐给我们的礼物,让我们在为之奔波的时候,收获更多的快乐。云大京剧队的五位老教师(杨一兵、金承旺、黄俊怡、张国庆、汤芝兰)合作开设的全校性素质选修课“京剧的知识与欣赏”,在十年间(2001年至2010年)为无数学生带去了欢乐与知识。京剧课除了讲授京剧的基本知识,选放京剧节目片段外,还教唱著名唱段。课间休息时,现任队长张国庆老师总会拉着京胡带着学生练唱。期中考试,考的就是课堂上学习的京剧唱段,每位同学学唱一段唱腔,老师们当场评分。每个学期末的最后一次课,都举行师生联欢演唱会。学生们的节目,有个人演唱,也有集体演唱,事前都由老师进行过专门的辅导和训练。联欢会上,不仅云大京剧队的全体老师都出席并演唱,而且往往还邀请友邻高校的部分老师前来助阵,乐队文场武场齐备,老师们的演唱丰富多彩。整个课堂,欢声雷动,响遏行云;群情高涨,美不胜收。10年间,京剧队培养了一大批初步了解并喜爱上祖国传统文化瑰宝——京剧的青年学子,同时也培养了一批像罗浩、窦朝伟这样唱功扎实堪称“京剧票友”的学生。每提及此,老师们的骄傲与满足都溢于言表。

自1996年成立以来,云大京剧队除坚持日常的练习、联谊、联欢活动以及相关的京剧教学活动外,还开展了两项比较大型的活动。一是排练并组织了多场舞台折子戏彩妆演出。先后在云南大学礼堂、昆明理工大学礼堂和昆明市工人文化宫演出了京剧折子戏《四郎探母》《断桥》《武家坡》《二进宫》《乌龙院》《大登殿》《沙家浜》。二是在有重大或重要意义的时候主办规模较大的联欢演唱活动,广邀昆明业余京剧界同仁参加,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或纪念作用。比如,1997年7月举办了庆祝香港回归的联欢演唱会,2009年9月举办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联欢演唱会,2011年7月举办了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的联欢演唱会,2013年4月举办了庆祝云南大学成立九十周年的联欢演唱会。在这几次大型的联欢演唱会上,除大量演唱京剧传统戏和现代戏的精彩唱段外,云大京剧队都自创了切合主题的京剧演唱曲目。这些作品是:《迎香港回归》(杨一兵作词、黄俊怡谱曲),《新中国60华诞颂》(杨一兵作词、张国庆谱曲),《喜迎中国共产党90华诞》(杨一兵作词、张国庆谱曲),《九十年云大之歌》(张国庆作词、张方谱曲)。《九十年云大之歌》还被制成光盘广为传播。每次联欢演唱会后,都精心制作了关于本次活动的图文并茂的宣传展板在学校师生活动中心展出。

年过八旬的老队长杨一兵老师,不仅与几位同仁一道创立了云大京剧队,而且还付出很大精力将昆明四所高校的戏迷老师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同享快乐,共悦身心。同时,她还精心地保存着多年来有关云大京剧队的一应资料:有自创曲目的手稿,有每次演出的节目单,有历次演出的照片和获得的奖状,有为一个小学捐钱的慈善证明书,有《京剧知识与欣赏》的讲义和开课通知,有她个人关于京剧的一些随笔。时间在这些资料上留下了痕迹——它们大多已经旧得泛黄,而杨老师对于京剧和云大京剧队的热爱和贡献也就从这些老旧的印痕中体现出来,感动着我,也感动着更多的朋友。

“一个人对别人起作用,并不是靠语言,而是靠他的生命。有的人只要看一眼,动一下,用平静的心灵不声不响地接触你,就会在四周散发出一种令人宽心的气氛。”云大京剧队的老师们散发的是生命之光,他们用生命的激情,传承着祖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增添着学校浓浓的艺术氛围,感染着身边的人,也感染着这时的我。

再一次路过东陆校区食堂,近旁的高楼上又传来美妙的歌声和嘹亮的琴声。哦,又是周一下午,新的一周又已开始!抬头仰望,天高云淡。不经意间,脚步儿已然停下——我倾听那用激情谱唱的一首首新曲,犹如看到绽开的一片片晚霞……

许馨予

云南大学老年教师京剧队演出场景1

云南大学老年教师京剧队演出场景2

云南大学老年教师京剧队演出场景3

云南大学老年教师京剧队演出场景4

云南大学老年教师京剧队活动场景

云南大学京剧队成立二十周年联欢演唱会展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