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桥牌博弈中的老年生活

发布部门: 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部门党委 离退休工作处      发布时间:2016-11-17



顺着云南大学北院教师住宅区的悠长小径,在一路绿荫的陪伴下,我们来到了五栋一楼的一个温馨小院,那是马克思主义学院离休干部陈启曾老师的家,也是老年桥牌队的主要活动场所。

老教师们退休后有着充裕的闲暇时光,除了日常的身体锻炼,从个人的兴趣爱好出发更是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充分享受着晚年自在的生活。

我们刚走到小院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激烈讨论声,看来老教师们的打牌气氛很活跃啊。敲了半天的门,喊了好几声的“陈老师!王老师!”才把他们从桥牌的世界中呼唤出来。物理系退休老教师王心平老师一边笑眯眯地走来开门,一边嘴里还念叨着手中的桥牌,脸上一副沉浸在打桥牌乐趣中忘我的满足表情。

进院一看,一个闲适的小院,靠着墙边种着一排迎着冬日盛开的杜鹃花,墙上爬满郁郁葱葱的爬山虎,几件刚洗净还在滴着水的衣服挂在院中,冬日暖阳洒下一片温暖,房间里打着桥牌的老教师们不时发出阵阵谈笑声,眼前是一幅描绘温暖惬意的老年生活的美好画面。

房间中,桥牌桌上,四位老教师正在叫牌。王老师看了手中的牌,在面前放了一张“pass”卡片,对面的搭档陈老师面不改色,领会了王老师的意思。每一局牌打完,王老师还认真、仔细地把结果记录下来。一本厚厚的复式桥牌比赛计分表每页都用心填写,可见老教师们对待桥牌不止是消遣娱乐那么简单,那还是一种认真的生活态度。

桥牌和其他的一般牌类不一样,有一套严格的规则,在打桥牌的过程中还使用着专门的桥牌符号用语和工具,而且打牌者还需运用到很多数学、逻辑学的知识,计算和记忆在打桥牌中也非常重要。正如陈老师说的,打桥牌不是单靠运气就能打好的,还要凭智慧和技巧才能赢得点数。所以,桥牌虽然是扑克的一种打法,但更是一种高雅、文明、技巧性很强的智力游戏。

对于这一个从西方传入的“舶来品”,几位老教师可是很早就接触了。“1945 年我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打桥牌了,一直打到现在,从没间断过,我的牌龄比你们的年龄都大。邓小平也是桥牌的疯狂爱好者啊。”说到这个,已经 82 岁高龄的陈老师可就自豪了。

“对哦,陈老师可是我们桥牌队里的老资格了,他的牌技最好!”旁边的老师不住地夸奖,“我们这三位以前都是云大物理系的,后来我和肖老师才调到云师大,年轻时就是好朋友了,我们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因为当时做学术的条件受到了限制,所以在闲暇之余学会了打桥牌,然后就喜欢上了打桥牌。现在退休了,时间更多了,就常常一起切磋切磋牌技。”桥牌不仅带给老教师们欢乐,更是维系朋友间美好情谊的一条绚丽的丝带。

对于我们未接触过桥牌的人来说,桥牌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在旁边看着老教师们沉浸在桥牌的欢乐世界中,我们不禁好奇桥牌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这时,一局牌打毕,大家没有按顺序拿出下一套牌,而是把牌展开,对这一局牌的打法策略激烈地讨论了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老人家的固执还使得他们差点吵起来,让我们一旁的年轻人很是着急。谁知,王老师却开朗地笑起来,“哈哈哈,没事没事,桥牌好玩就好玩在这里,打完牌大家还讨论讨论,各抒己见。”“桥牌是一种脑力运动,在博弈中让你的逻辑思维、分析判断能力都能够提升。”

“打桥牌不只是一个人的事,还讲究双方的配合,你看,我和王老师就是搭档,我们要互相配合,培养默契,这样才能打好牌。”陈老师扶了扶他的老花镜说道,“当然了,老人家有时反应不过来,一副牌叫错打错也是常有的,那就又会争吵起来,不过我们都是对牌不对人的哦,我和陈老师就经常为了一张牌发生争执,哈哈哈。”王老师看着他的老搭档老牌友陈老师,眼中流露出惺惺相惜的感情。打桥牌不仅要求个人牌技,还重在搭档双方的配合,两人互相理解、互相包容,通过打桥牌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据了解,云南大学老年桥牌队成立于上世纪 80 年代。当时是陈锦文任队长,大约有七八个人,当时整个社会打桥牌风气盛行,甚至有些单位或企业还出资赞助和组织桥牌比赛活动,所以队员经常到社会上去参加比赛,也经常取得名次。在校内也逐渐形成一周两次或一次的桥牌活动。随着社会桥牌风的降温和我校原有队员年龄日增,桥牌队的活动一度难以为继,经过努力,特别是在校老体协的关怀下,目前有三处还维持着日常的桥牌活动:校离退休活动室一周一次的桥牌活动;体育馆一周一次的桥牌活动;陈启曾老师家自办的桥牌活动。老年桥牌队每月外出参加一次高校循环例赛,每半年承担一次这种例赛的组织。偶尔也参加社会的比赛,如 2015 年参加了在蒙自举办的全省老体协桥牌,取得了较好成绩。

王老师告诉我们,“以前云大打桥牌的人还是很多的,学生中还有一个桥牌俱乐部,当时大家对桥牌这一活动还是很热衷的,后来其他活动多了,玩桥牌的人就少了,现在能一直打桥牌的可能就是我们几个退休老同志了。”“学校应该举办一些活动来宣传宣传桥牌运动,让年轻人有更多接触到桥牌的机会。”话音刚落,其他的三位老师就激动起来,纷纷说道,“关于这件事啊,我们已经和学校有关部门反映过好多次了,多在学生和我们老教师中开展桥牌活动,不同年纪的牌友交流交流,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桥牌运动更有活力”。话中的每一个字都饱含了老教师们对桥牌在年轻一代中继续开展的殷殷期许。

与其他文体项目不同,桥牌没有舞蹈健身操的柔美和多姿,没有乒乓球的汗水和动感,也没有合唱的嘹亮和激情,但它带来一种沉稳和心静的状态,在打桥牌中养心养德。就在这一个个恬静的温暖午后,桥牌队的老教师们聚在一起,打着钟爱的桥牌,时而沉静于桥牌中,时而激动于讨论中,知足地度过退休后轻松自在的时光。

余 茵



云南大学离退休教师桥牌队队员在小院中愉快地打着桥牌



认真记录每局桥牌得分的王心平老师



桥牌用具



桥牌队的元老—陈启曾老师


云南大学离退休教师桥牌队活动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