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云南老年报》桑榆未晚霞满天

发布部门: 云南大学离退休工作部门党委·离退休工作处      发布时间:2019-08-26


67岁的游庆章曾在云南大学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和党委副书记岗位上任职多年,如今担任云南大学老教授协会会长。他从1978年在云大工作至今,从不张扬,几十年如一日地踏实工作,默默耕耘。在很多人眼中,游老师朴实执着,为人谦和,但做起事来严谨敬业、原则性强、勇于担当、敢于创新。他担任老教授协会会长后,更是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全心全意维护着老教授们的利益,全心全意为协会的发展壮大奔波忙碌,倾心尽力。


为老教授们弥补缺憾

游老师挑起协会的担子已有八年,他推动并逐步完善着退休老教授评职称这项工作。由于种种原因,不少成绩卓著的老专家没有机会评上正高职称就退休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缺憾。评上正高,意味着对他们学术研究的肯定。在游老师的推进下,协会为会员们争取正高职称的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自2012年开始,协会已有二三十位副高职会员经云南大学老教授协会认真遴选推荐,报云南省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云南省老教授协会评审,获得正高职称。虽然这个职称的评定“有名无实”,与工资毫无关系,但它给了老教授们学术上的肯定……


甘作老教授们的铺路石

从副高职称进阶为正高职称,让会员们获得精神鼓励与慰藉,竞争范围是在全省企事业单位的退休专家之间。参评“省政府特殊津贴”,则是和全省企事业单位在职和退休的专业技术人员百舸争流,名额少、条件高、入选几率小。申报工作中,老教授们本身的“硬件条件”很重要,而协会的大力推荐更不可少。如今云南大学老教授协会已有屈野、王紫江、胡问国等8人成功申报并获得了“云南省政府特殊津贴”。“今年又有一位老教授已经在申报中了,目前只差最后一步。如果此次申报成功,那就有9位老教授获得‘省政府特殊津贴’了。”游老师相当自豪,感觉比自己得此殊荣还高兴。

每次申报,协会都当作一场硬战来打。先与有申报意向的会员面谈,再帮助他们收集、整理材料,到最后提交申报材料差不多要两个多月。除了两本400多页的申报材料,还要编写目录、填各种报表、写300多字的推荐意见等,这些都是比较关键且细致不容出错的工作,有些材料需要一字一句斟酌修改。写推荐意见时,在措辞上更要慎重,既不能随意拔高,也不能太过“谦虚”……在游老师看来,评选工作对其他会员继续深入学术领域,研究开辟新天地、取得新成绩起到了激励作用,为此他始终满怀热情,认真对待,甘作会员们的铺路石。

 

给老教授们暖心的晚年

游老师对“老”字号工作的关注,并不是从退休后才开始的。在他还担任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时,就很关心离退休工作,对老同志,他都是“高看一眼,厚爱三分”。当年,他就为老教授协会解决过办公用房的问题……

游老师在职时,他手头就有一份离退休工作处赠送的《云南老年报》,无论再忙,他都会抽空看看这份面对全省涉老部门提供最新资讯的报纸,掌握政策动态。如今,他已经是20多年的资深读者,他发现自己晚年生活的节奏是跟着这份报纸来的。比如合理膳食,适度锻炼,远离烟酒,家庭第一。在他看来:“人人都会老,老教授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就是中年教职员工的后天,我们必须把路铺好、把政策用好、把长者的心暖好。”

这些年来,在游老师和协会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云南大学老教授协会获得了诸如全国老教授协会先进单位、省老教授协会先进个人等很多荣誉,这是对云南大学老教授协会、对游老师工作最好的肯定。时光匆匆,曾经黑发如墨的游老师如今也已双鬓染霜。但他豪情不减,依然在为协会的工作费心操劳,并乐在其中。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我们祝愿游老师的退休生活越过越有滋味,越来越充实多彩。一如天边红霞,灿烂而温暖!

 《云南老年报》记者 杨蕾 朱景芳